1月23日,新京報記者從云南師范大學實驗中學處獲悉,劫持人質事件發生當晚,學校便開始對學生進行心理疏導。與劫持者交涉的藍衣女記者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我現在很好,謝謝關心。”

 

12217時許,一名男子在云南省昆明市云南師范大學實驗中學門口持刀致傷7人后,劫持1名人質。犯罪嫌疑人被警方當場擊斃,事件致7人受傷,1人經搶救無效死亡。

 

在疑犯與警方對峙的過程中,藍衣女記者在距犯罪嫌疑人不足3米的地方與其交涉,安撫其情緒,為特警擊斃犯罪嫌疑人贏得了時間和機會。而始終被犯罪嫌疑人的刀抵在脖子上的男孩,勇敢地對警察說,“不要過來”。


事發當晚學校附近有人前來悼念。受訪者供圖

 

被劫男孩:“不要過來”

 

2217時,昆明市民來謳陽騎車下班回家。


來謳陽家所在小區位于云南師范大學實驗中學對面。當騎車到小區附近時,發現路被封,警戒線從云南師范大學實驗中學門口拉到對面小區的人行道,“中間一大塊區域被隔離開來,警戒線外面圍滿了人。”

 

站在距學校三四十米遠的位置上,來謳陽看到一名黑衣男子在校門口坐著,前面還坐著一個矮半個頭的男孩。男子戴著黑色帽子,用一把刀抵著男孩的脖子,一只手里還拿著白色喇叭,對著下面喊話。距離黑衣男子不到10米的地方,有一個人倒在地上,身上有明顯血跡,有人圍在身邊,看起來像在搶救。


犯罪嫌疑人持刀劫持人質。現場視頻截圖

 

“直到劫持者被擊斃,那把刀都抵在男孩脖子上。” 來謳陽覺得男孩非常勇敢,“在警察和劫持者對峙的時候,我還聽見男孩對著警察說了一句,‘不要過來’。”

 

當日1840分,一聲槍響,劫持者的身子倒了下去,來謳陽記得,劫持者的帽子飛出,男孩和藍衣女子往下跑,警察蜂擁而上。當警察上去后,來謳陽還聽到了一些掌聲。


藍衣女記者:“我現在很好”

 

在現場,來謳陽看到一名藍衣女子,一直跪蹲在校門口的臺階上和劫持者交涉,“她是距離劫持者最近的人,我還看到她遞了一瓶水給劫持者,最近的時候可能都不到一米。”當時,來謳陽以為這是談判專家。

 

云南當地一媒體記者于當日18時許趕到現場,“我到的時候,剛好看到她從人群中走上前去,到樓梯上面。”

 

來謳陽和上述記者均表示,直到傳來槍響,藍衣女子一直在前面和劫持者交涉。


藍衣女記者跪在臺階上面對劫持者。現場視頻截圖

 

事后,云南廣播電視臺都市頻道發布消息,當時距嫌犯3米的藍衣女子是云南廣播電視臺“都市條形碼”欄目記者。劫匪要求見記者,而且必須是女記者,只給10分鐘時間,當天剛領到記者證的女記者站出來上前。

 

122日晚,新京報記者聯系上述電視臺一工作人員,對方確認此事,并表示“她很勇敢”。

 

此前媒體報道,據云南記協副秘書長葉茸介紹,“我們看到了比較完整的視頻,女子是云南廣電的一名記者。嫌犯要找一個人聊,剛好她在旁邊。這名女記者為穩定嫌犯情緒,不停地和他溝通,給了后面特警機會。”

 

123日上午,當事的藍衣女記者告訴新京報記者,“我現在很好,謝謝關心。”

 

此前媒體報道,因警方開槍時女記者正近距離面對犯罪嫌疑人,需對女記者進行心理輔導。

 

事發后學校已安排心理疏導

 

市民蘇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事發當天22時左右,云南師范大學實驗中學門口,有群眾點蠟燭,對不幸遇難者表示悼念,“后面來的人還買了花,所有人默默地看著燭光。”


事發當晚學校附近有人前來悼念。受訪者供圖

 

事發后,學校也開始心理干預。123日下午,云南師范大學實驗中學的一名段姓教師表示,事發當晚,學校便開始給所有學生進行心理疏導,“目前已經有專門的心理學方面的老師和醫生對學生進行心理援助。”

 

上述段姓教師表示,學校公眾號已經發布相關信息,公布心理咨詢熱線服務的號碼。新京報記者發現,一個名為“云南師大實驗中學心理人”的微信公眾號于23日發布《云南師范大學實驗中學心理咨詢熱線服務通知》,公布了心理咨詢熱線的號碼。

 

據了解,如果有學生出現心理方面的問題,可以撥打心理咨詢電話進行溝通,學校除安排心理老師咨詢外,還將安排班主任跟學生聯系。

 

另一位心理咨詢熱線的老師表示,學校一直以來都有心理咨詢服務,“發出公眾號,是怕學生、家長及老師忘了,還有這樣的通道可以疏導心理。”


心理咨詢熱線。公號截圖

 

中國社會工作聯合會心理健康工作委員會心理急救學部秘書長、心理急救員課程體系研發者鎖朋介紹,在此次事件中,傷員及傷亡者家屬是心理急救重點人群中的第一級人群,而現場的藍衣女記者、與第一級人群有密切聯系的個人和家屬、現場救護人員、幸存者等是第二級人群。

 

鎖朋建議,48小時之內的心理安撫要讓對方感受到穩定和安全,以及對心理應激、身體應激的正常化理解。“肢體的接觸很重要,家長可以跟孩子多進行肢體接觸,例如擁抱之類的。如果他們愿意說現場情況,就不帶評判地傾聽,如果不愿意說,也不要一直問,不要強迫他們表達內心的情緒。飲食上也需要合理安排,安排好規律的生活,把他們拉回平時的狀態。”

 

刑警:現場指揮員下令后才能開槍

 

一位從事了20多年刑警工作的劉姓警官表示,對于此類危及社會公共安全的事件,警方是有預案的。如果發生此類事情,一般會成立突擊工作組,一方面安排專業人員與劫匪進行談判,進行現場心理疏導,另一方面會安排人員制服劫匪或當場擊斃。“不過,一般情況不會輕易擊斃,只有緊急情況,為了減少人員傷亡,才會做出這一決定。”

 

“根據網傳視頻,當時劫匪躲在校門口的墻角處,人質距離警方至少二十米,不利于警方上前制服。再加上傍晚時間,事發地處于市中心,放學時人流量大,圍觀群眾越來越多,嫌疑人的情緒可能會惡化,時間不宜拖太久,現場指揮員應該是權衡利弊后發出的命令。” 劉姓警官介紹,只有接到現場指揮員的命令,狙擊手才能開槍。

 

劉姓警官表示,現場指揮員發出開槍命令后,狙擊手需要自己掌握具體開槍時間、位置,因此狙擊手的壓力會很大,當時的心理狀態很重要。在開槍之后,狙擊手還需要做出使用武器的報告,事后還會安排對狙擊手進行心理干預。

 

 

新京報記者 汪暢 實習生 畢卿

編輯 劉倩

校對 楊許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