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2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介紹了2020年外匯收支數據情況,同時回應了外匯儲備、人民幣匯率、外資購債等熱點問題。


關于人民幣匯率下半年以來的升值,王春英表示,這是內外部環境變化的市場結果。對于企業來說,部分出口企業對人民幣升值的感受可能會強一些,但是不同的企業之間也存在很大差異,很多企業表現出了比較強的適應能力和應對能力。企業要有正確的匯率風險管理意識,理性面對匯率漲跌,要認清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的大方向,把匯率波動納入日常財務決策中考慮。。


2020年我國外匯收支情況如何?


銀行結售匯呈現順差 外匯儲備規模基本穩定


王春英介紹,2020年,外匯市場平穩運行,國際收支基本保持平衡。我國外匯收支狀況主要呈現五大特點。


第一,銀行結售匯呈現順差,跨境資金雙向波動。2020年,銀行結售匯順差1587億美元,銀行代客涉外收支順差1169億美元,主要是由于我國疫情防控有力有效,穩步推動復工復產,對外貿易明顯好于預期,進出口順差增長,同時受全球疫情影響服務貿易逆差收窄。分階段看,銀行結售匯上半年順差786億美元,下半年順差較上半年略增16億美元;銀行代客涉外收支一季度凈流出260億美元,二季度以來為順差。


第二,售匯率穩中略降,企業外匯融資意愿總體穩定。2020年,衡量購匯意愿的售匯率,也就是客戶從銀行買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支出之比為65%,同比下降3個百分點。從外匯融資意愿看,一方面,截至2020年末,我國銀行的境內外匯貸款余額較2019年末增加243億美元;另一方面,進口海外代付、遠期信用證等跨境貿易外幣融資余額下降168億美元。


第三,結匯率保持平穩,市場主體持匯意愿總體增強。2020年,衡量結匯意愿的結匯率,也就是客戶向銀行賣出外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64%,與2019年基本持平。截至2020年末,企業、個人等主體境內外匯存款余額較2019年末上升640億美元。


第四,企業套保比率上升,顯示市場主體風險中性意識有所增強。2020年,企業套保比率為17.1%,較2019年上升2.7個百分點。


第五,外匯儲備規模基本穩定。截至2020年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2165億美元,較2019年末上升1086億美元。外匯儲備規模變化主要受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估值因素的影響。我國外匯儲備是全球金融市場的重要參與者和負責任的長期投資者,按照市場化原則在國際金融市場開展投資,尊重國際市場規則和行業慣例,維護和促進國際金融市場的穩定與發展。關于黃金儲備,黃金兼具金融和商品的多重屬性,一直是各國國際儲備多元化構成的重要部分。我國的黃金儲備在調節和優化國際儲備組合的整體風險收益特性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王春英表示,近年來我國國際收支已經逐步走向了自主平衡,既不會只有順差項目,也不會只有逆差項目,總體呈現了有進有出、均衡發展的格局。


如何評價2020年外匯市場運行情況?


總體穩定,彈性增強 未來仍需關注疫情沖擊導致的衍生風險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給世界經濟造成了嚴重沖擊,國際金融市場波動加劇。美元指數最高和最低的波動幅度在15%。人民幣匯率整體呈先貶后升走勢,5月底跌至7.17,下半年快速升破7關口,年底回升至6.5水平。


2020年下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回升的原因有哪些?王春英表示,這是內外部環境變化的市場結果。從國內看,中國的疫情防控形勢持續穩固,經濟逐步向常態恢復,外貿、投資、消費指標都穩中向好,貨幣政策保持正常化。同時,金融部門對外開放進程不斷推進,人民幣資產對外資的吸引力增強,這些都對人民幣匯率形成了支撐。從國際上看,發達國家的疫情還在蔓延,經濟表現疲弱,美元指數快速回落,總體處于近幾年來的低位,非美元貨幣對美元總體普遍升值,這些都是人民幣回升的主要原因。


如何評價外匯市場2020年運行情況?王春英表示,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總體保持基本穩定。2020年以來,隨著國內外宏觀環境和市場情緒的變化,人民幣匯率波動增強,年初有所升值;隨著疫情暴發,有所貶值,最低跌破了7.1;但隨著我國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開始好轉后升值,最高升破了6.52。所以從全年綜合情況來看,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中間價平均值是6.8974,與2019年平均值(6.8985)基本持平。


再從匯率彈性看,2020年人民幣對美元的一年期歷史波動率是4.2%(通常可以通過歷史波動率來看匯率彈性),同期歐元和日元的歷史波動率是8%,英鎊是11%,和其他的主要貨幣相比,人民幣保持了基本穩定。2020年人民幣彈性4.2%與2019年比提高了0.4個百分點,但與歐元、日元、英鎊這些主要貨幣相比,人民幣還是保持了相對穩定,巴西雷亞爾波動率是21%。無論是從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情況來看,還是從國際收支基本平衡的格局來看,可以發現一個事實:當前人民幣匯率處于合理均衡區間,既不會只升不貶,也不會只貶不升,這也是主要貨幣的共同特征。2020年,從境內外遠期以及期權市場來看,人民幣匯率預期總體也保持穩定。


2021年外匯市場將會如何變化?王春英表示,未來外匯市場將進一步鞏固和呈現總體平衡、雙向波動的特征。首先,中國正在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會促進內需和外需、進口和出口、對外投資和吸收外資協調發展。其次,堅定推動金融市場高水平雙向開放,提高跨境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平,為跨境資金雙向自由均衡流動創造良好的政策環境。第三,外匯市場的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完善,保持比較高彈性的人民幣匯率,在未來將充分發揮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作用。


不過,王春英也表示,從國際環境來看,今年全球經濟有望穩步復蘇,但不穩定不確定性的因素依然較多,疫情沖擊導致的衍生風險也不容忽視,國際金融市場動蕩可能還會存在,可能會加大中國外匯市場的波動。


如何看待人民幣匯率升值對企業的影響?


部分企業表現出較強的應對能力 企業需樹立正確的匯率風險管理意識


關于人民幣升值的影響,王春英表示,從微觀個體來看,人民幣匯率升值對企業進口、對外投資和個人用匯來說是有一定好處的。部分出口企業對人民幣升值的感受可能會強一些,但是不同的企業之間也存在很大差異,很多企業表現出了比較強的適應能力和應對能力。


具體來看,當前中國還在彌補全球的產出缺口,這不僅體現了國內復工復產帶來的相對優勢,同時也滿足了全球抗疫的需要。有一些出口產品涉及到原材料和半成品進口,人民幣匯率升值影響在企業內部可以部分對沖。有一部分外貿企業進行了套期保值,可以規避匯率風險。外匯局調查了解到出口企業中有一部分是以人民幣或者歐元等非美貨幣做結算,人民幣對美元升值,對這類企業的影響是有限的。綜合來看,我國對外貿易和國際收支運行都表現出了比較強的韌性,沒有改變經常賬戶保持合理順差格局。人民幣升值也沒有改變我國跨境資本流動有進有出、總體均衡的局面。


從企業角度來看,王春英表示,企業要有正確的匯率風險管理意識。人民幣匯率出現比較大波動的時候,總會有一些受到不利影響的企業有抱怨。中國的外匯市場已經具備了國際成熟市場的基礎產品體系,調查顯示,多數企業認為,中國外匯市場的衍生產品總體是夠用的,對新品種的需求其實并不是很迫切,主要的問題是對衍生產品不了解和不會用。人民幣匯率以市場供求為基礎,雙向波動是非常自然的特征。所以,作為企業的經營者,尤其是決策者,要認清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的大方向,把匯率波動納入日常財務決策中考慮。


2020年企業的套保意識已經有所上升,套保比率是17.1%,比2019年上升了2.7個百分點。有部分企業對匯率風險高度重視,采取了很多積極有效的措施,比如在商業合同中增加匯率波動、重新定價的條款,采用多種貨幣結算,分散匯率波動風險;部分外資企業對于超過100萬美元的匯率風險敞口都有非常明確的管理策略。王春英表示,正確的匯率風險管理意識主要有幾點,就是立足主業,理性面對匯率漲跌,審慎安排資產負債的貨幣結構;合理管理匯率風險,以保持財務狀況的穩健和可持續為導向,而不以套保的盈虧論英雄。


從銀行的角度來看,需繼續完善對企業匯率避險需求的服務和供給。不少企業反映,基層銀行不能很好地指導當地企業進行避險保值操作。部分基層銀行反映,因為外匯衍生產品專業性非常強,人員培養周期比較長,盈利比較低,所以部分銀行不太愿意過多投入資源。另一方面,也有些銀行分支機構花了幾年時間在分行層面培養了6-7個人的團隊,去為當地幾百家企業提供貼身服務。銀行不僅在總行層面要做好產品設計、風險控制,也要考慮在基層為企業量身定做有效的匯率風險管理策略,打通匯率風險管理服務供給的“最后一公里”。


王春英表示,外匯局也會繼續創造條件支持企業管理匯率風險。這些年外匯局在豐富外匯市場的交易品種、擴大參與主體、優化基礎設施方面開展了一些工作。從去年整個外匯市場交易量是30萬億美元,其中60%是外匯衍生品交易。參與外匯衍生品交易的銀行日益增多,外匯局已經批準了518家銀行對客戶提供即期人民幣外幣兌換服務,105家銀行提供外匯衍生品交易服務,種類包括大中小型和中外資銀行,服務范圍覆蓋了幾乎全國所有地區。外匯局將會配合人民銀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基本穩定的基礎上,繼續推進外匯市場深化發展和對外開放,提升外匯市場的廣度和深度,支持企業管理好匯率風險。


如何評價2020年外資購買境內債券的情況?


境外穩健型投資者是主力 人民幣資產避險屬性為主因


2020年債券市場是外資流入我國一個非常重要的領域。根據外匯局的統計,2020年外資凈增持境內債券規模1861億美元,年末余額達到5122億美元。


王春英介紹,境外央行等穩健型投資者是持有境內債券的主力。近年來,隨著人民幣國際化不斷推進,人民幣國際儲備貨幣的屬性有所提升,境外央行配置人民幣債券的需求持續增大,境外央行一直以來都是增持境內債券的主力。2020年全年境外央行類的投資者凈持境內債券471億美元,近五年平均值是411億美元。從存量看,到去年底,境外央行類的投資者持有境內債券余額2637億美元,占比51%。所以,穩健型的投資者占比是過半的。


外資投資表現出追求穩定收益的特征,以購買低風險債券為主。去年外資凈增持我國國債936億美元,年末余額是2910億美元;凈增持境內銀行債783億美元,到去年底的余額是1846億美元,二者存量的合計占外資持有我國債券總量的93%。另外,外資在境內債券市場成交也是比較穩定的。1-11月,債券通項下每個月成交的金額大體都在4000億人民幣左右,沒有跟隨形勢的變化有特別大的波動。此外,外資在中國債券市場的余額占比和成交量占比都是3%左右。


外資持續流入債券市場的原因是什么?王春英表示,中國中長期經濟發展前景良好,這是外資青睞境內債券市場的主要原因。在疫情的背景下,中國經濟基本面率先實現了修復,貨幣政策保持了穩健,我國債券的收益率在全球主要國家中表現相對突出,人民幣資產在全球范圍內表現出一定的避險資產屬性,這都是吸引外資進入境內債券市場的最主要因素。另外,這些年金融市場對外開放進入了快車道,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等主要國際指數,債券形式的人民幣資產成為境外投資者配置的重要標的。當前屬于外資增配建倉期,所以大家看到外資流入多一些,未來會進入到穩定發展期。


從前面幾個方面看,中國金融市場持續對外開放,債券市場仍然是相對穩定的外資投資渠道,全球投資者也需要配置人民幣資產。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顧志娟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陳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