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貝殼財經訊(記者 黃鑫宇)北京市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1月21日下午開幕。來自經濟界別的市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郭田勇向大會提交了題為《關于促進首都數字經濟發展的提案》。為加速北京地區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進程,爭做全球數字經濟發展的標桿城市,他提出“暢通數據要素流通過程”等三方面建議。其中關于數據收益的分配,郭田勇認為,可以將數據流通運轉過程中產生的價值增值歸為北京市財政收入。


“由于數據要素具有公共物品的屬性,且數據從采集到交易平臺構建到數據安全監管都需要北京市政府部門投入大量的資金”。因此,在郭田勇看來,數據價值增值歸入市財政的做法,“既能夠減少數據收益權確權過程中的諸多問題,又可以提高數據要素的流通效率。”


大數據是數字經濟發展的關鍵生產要素和社會基礎性戰略資源,對經濟建設、社會發展、國家治理、人民生活都有著重大影響。習近平總書記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要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推動大數據技術產業創新發展,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因此,作為首都和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北京要建設全球數字經濟標桿城市,必須對大數據建設與發展作出不一樣的努力。


而北京市數字經濟發展時間早、潛力大、基礎好,已經匯聚了一大批從事數字經濟的龍頭企業和高端人才。為發揮北京的首發優勢,郭田勇提出三方面建議:


首先,關于暢通數據要素流通過程,在他看來,這是奠定數字經濟發展的基礎。


除了在數據確權的過程中主要解決好數據收益的分配權問題外,應建立全面規范的數據信息采集制度和采集平臺,在采集制度的制定過程中要處理好涉及國家安全、敏感領域、商業機密、個人隱私等數據的采集問題;同期處理好數據采集平臺的安全性問題,防止數據的丟失和泄露。“目前來看,以區塊鏈技術為核心的信息加密技術安全性高,技術成熟,可以構建以區塊鏈技術為核心的信息采集平臺。”郭田勇介紹道。


同時他亦提出,應建立公開透明、市場化的定價機制及數據要素的再利用機制,以減少數據資源的浪費。


其次,關于構建融合、連通不同的數據平臺,郭田勇認為,建立這一平臺的目標是實現數據資源的整合,提供精準有效的數字經濟服務。


“從建立平臺到獲得數據流量再到提供精準服務的數字經濟發展模式,已經在一些互聯網公司的成功案例中得到驗證,2020年以來暴發的新冠疫情更是加快了社會經濟發展的數字化進程。”他舉例道。為此應在數據輸入與輸出的兩端完成整合與構建工作。


在數據輸入端,要加快北京國際大數據交易所(即“北數所”)的建設進程,以北數所為核心,對北京市內其他類型的數據平臺,如北京市政務服務平臺、“創信融”金融大數據平臺、北京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平臺等平臺進行數據融合,對北京市外的大型數據平臺進行連通,形成“1+N+N”的平臺融合與連通模式,實現數據資源的有效整合。


在數據輸出端,可以采用類似于證券交易所的會員制形式,根據不同數據類型成立不同的數據公司,例如金融數據公司、消費數據公司、醫療健康數據公司,數據公司既可以在數據資產的定價、交易過程中起到重要作用,也可以為數據需求公司提供精準高效的數據服務,實現數據資產的市場化應用。


最后,關于探索數字經濟監管體系建設,郭田勇將當前數字經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主要風險問題進行總結,認為主要體現在網絡安全、運營風險、消費者保護、經濟欺詐四大領域。對此他提出,應出臺相應的監管制度,并加強監管落實。


在數字經濟的監管過程中,應擴大“監管沙箱”模式試點范圍,并將區塊鏈、多方安全計算等更多最新技術,應用到“監管沙箱”試點過程中,以提高金融科技機構進行金融創新的積極性,實現效率提升和監管的動態均衡。


此外,郭田勇亦認為,在探索過程中要加強監管科技(即RegTech)的應用。“以北京市金融安全產業園為依托,探索北京監管科技平臺的應用,未來數字經濟創新將更多以場景化創新的方式出現,監管科技的側重點也需要向場景化監管傾斜。”他具體解釋道。


“新興事物的行穩致遠,都離不開監管體系的保駕護航。形成合理有序的發展和競爭秩序,對于維護國家金融安全、實現數字經濟行業的基業長青具有重要作用。”郭田勇這樣看待在發展數字經濟同時加強監管的意義。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黃鑫宇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李項玲